5G成新基建“领头羊” 为加强网络治理的重要抓手

2020-12-24 16:54:39

2019年6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放5G商用牌照,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时代,这是我国信息通信发展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同年10月,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了新时代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指导思想、总体要求、总体目标和重点任务。2020年5月,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要求,“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当前,5G已成为新基建的“领头羊”和“排头兵”。它不仅是数字经济的重要引擎,而且是加强网络治理的重要抓手。

首先,信息技术推动现代化发展进程。从2013年到2019年,我国信息化的建设飞速发展,走过了从4G到5G的代际演进,经历了从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到物联网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基础资源积累重要阶段。当前,信息化已经与我国经济、社会、各行各业、人民生活等方方面面融为一体、无法分割。

信息化既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先导领域,也是各行各业现代化的先决条件和发展基础。信息技术不仅在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建设数字中国方面发挥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而且在媒体融合、舆论引导方面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必要手段和战略工具。比如,文化领域提出的“互联网+中华文明”、政务管理领域推行的“电子政务”、工业和信息化最重要的结合点“工业互联网”,都说明了信息化和现代化的密切关系与本质联系,都印证了信息化一直在推动着现代化的发展进程。

其次,信息化使网络传播无处不在、无所不及。信息化的发展,直接带来了网络传播能力的急剧提升。当前,“网络传播”的现象和范畴已超越某个行业或领域,成为关乎整个国计民生的重要问题。网络空间不仅是重要的舆论阵地,也是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精神家园,网络新媒体更成为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而网络传播则是各行各业和社会各领域信息化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信息社会的网络传播既存在于治理体系中,又体现在治理能力上。一方面,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各方面都有“传播”的功能和需求,“传播”工作与国家治理体制机制运转、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实施密切相关。另一方面,国家治理能力是运用国家制度去管理社会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个方面事务的能力,这个能力的现代化也需要依靠先进的信息化手段,依托先进的信息网络进行沟通和传播。建立网络传播治理体系既是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的关键环节,也是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重要保证。

再次,5G引领网络传播划时代变革。5G不仅打开了信息化发展的新篇章,而且将进一步带来网络传播的划时代变革。当前,随着商用持续推进,5G技术的应用范围已经扩展到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融合代表着革新,5G与各行各业的全面融合即将带来的是一场远远超越4G时代的深刻影响与彻底改变,进而对整个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回顾上一个代际,4G时代催生了移动互联网,带来了新应用、新业务、新平台,产生了新的传播模式和经济形态,促使相关行业管理部门出台了一系列针对这些新生事物的网络传播管理政策法规。展望下一个代际,5G又将是一次新的划时代变革。正如2G是个人终端从模拟时代进入数字化时代的里程碑一样,5G的划时代意义在于,我们将处于一个世间万物皆可成为媒介载体、皆可实现相互信息传播的新时代。5G与之前的移动通信技术在技术能力、应用模式、产业格局、行业生态等诸多层面存在着本质差异,它相对于4G而言是质的飞跃而不仅是量级的变化。在信息通信行业,核心技术决定了上层应用。5G的技术逻辑和产业生态必将影响网络传播治理层面的一系列体制、机制、方法、手段,必然要求与之相适应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

最后,推进5G时代网络传播治理的主要途径。从2G到5G,每一个信息通信代际都具有与以往不同的、独特的技术特性和产业特征,也最终都形成了一个与各自特性和特征相适应、相一致的网络传播生态。同时,通信标准一直决定着技术话语权和产业生态主导权。5G会形成一个全新的生态,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5G网络传播新业务、新模式、新内容、新业态。

尊重行业发展逻辑、尊重技术创新规律、重视产业生态特征,这三个方面既是当前看待5G时代网络传播治理的角度,也是5G条件下网络传播治理的三个重要因素。我们不仅需要尊重移动通信技术演进背景下的网络传播行业发展逻辑,不能脱离4G看5G;而且需要深刻理解技术创新有其自然规律,并推动和影响着网络传播治理体制、机制、方法、手段层面的改变;更加需要重视我国的5G产业生态特征,不能简单照搬照抄其他治理体系和治理模式。同时,既要尊重生态特征,也要随着生态的发展而与时俱进;既要促进生态发展,又要对其进行管理和制约。

信息网络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一是信息技术发展的必然要求,二是信息技术发展的必要结果。前5G时代是网络信息管理的时代,5G时代则是网络传播治理的时代。“管理”关注结果,而“治理”更强调的是过程,尤其重视通过治理过程完善治理体系、提高治理能力。“管理”侧重对被管理对象的监督和检查,而“治理”则更看重组织各部分之间的相互沟通与协调发展。构建5G时代网络传播治理的新思路、新逻辑,不仅是一种认识上的提高,更是一个跨时代的飞跃。当前,我们应当紧跟5G步伐,更新知识结构,转变思维模式,完善体制机制;构建符合5G产业发展特征的,对新问题、新现象有针对性的,具有一定前瞻性的网络传播治理体系;确保网络信息安全,保护用户数据安全,坚持内容舆论导向正面可控。

关闭